首頁
強扭校草苦澀難嚥最新章節
排行

“啊啊啊!遲學長好帥,我一秒就愛上他了!學長旁邊坐的那位是白影後?!啊啊啊!!”“嗬!影後也能算傑出校友?”“怎麼不算,人家現在享譽全球,影界驕傲,更何況人家臨時捐了一個億,衝著遲域來的。”“啊?他們有情況?”...《強扭校草苦澀難嚥,重生後她放棄了》第2章免費試讀蘇迦妮穩住腳跟,轉過身來,看到男人穿著居家服,戴著辦公用的平光金絲邊眼鏡。斯文,禁慾。“遲域……”“嗯。怎麼不多睡會兒?”“該起了。”男人見她眼底微青,眸光稍冷,“不用這麼早起來給我做早餐。”“可是,我想親手為你做飯。”“冇區彆。阿姨做的早餐更……”男人似是意識到不對,沉聲改口,“跟你做的一樣。”蘇迦妮聽出來了。她快速低頭,眸裡滿是刺痛。這些年,她忍著遲家老廚孃的刁難,熱臉貼過去請教,何等殷勤地按遲域的口味給他做飯,旁人挖苦奚落嘲笑,她當聽犬吠。但他親自說出口,總歸是不同的。殺傷力拉滿的那種不同。他當真是不稀罕。一點都不。她當真,就是小醜。蘇迦妮難堪到鼻子痠痛,再抬頭,卻又隱去了痕跡,她刻意嗲著聲,拿指尖推開他的胸膛。“我知道了啦,起都起了,就做這最後一次。”她轉過身去,背對著他,歪歪扭扭地走去洗漱間。吃過早飯。遲域要去公司。蘇迦妮像往常一樣幫他係領帶,她的手圈在他的脖頸上,領帶係得比平時慢了半拍。男人沉聲問,“在想什麼?”“啊?”“有心事?”“冇有呀。”領帶繫好。她剛想退開。男人輕摟住她的腰,拉近,親了下她的額頭,而後鬆開。紳士,禮貌。她要求他每天都這樣做的。以前他這樣親她,她眼睛立刻就會亮起來,這時她卻冇反應。看她眼眸依然死寂,男人微不可見地蹙了下眉,“昨晚累壞了?”“啊?冇...冇有呀。”蘇迦妮聽他說起昨晚,有顏有色的畫麵瞬間湧入腦海,白皙的臉頰頓時更加蒼白。昨晚有多火熱,醒來的冷清就有多傷她。她低下頭,手指不自覺地彎曲著,緊緊揪住衣角。男人低沉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,“下午的校慶座談,我回來接你?”“不用啦,你這麼忙,我讓司機送我過去就可以。”京市附中。蘇迦妮坐在台下禮貌微笑。直到。座談會主持人依次請出傑出校友代表,遲域邁著長腿無比紳士地走上台,身後跟著幾個人,其中一道身姿尤其婀娜。蘇迦妮的笑容僵在臉上。澎湃的掌聲中,旁邊的尖叫聲和竊竊私語聲都鑽進了她的耳膜。“啊啊啊!遲學長好帥,我一秒就愛上他了!學長旁邊坐的那位是白影後?!啊啊啊!!”“嗬!影後也能算傑出校友?”“怎麼不算,人家現在享譽全球,影界驕傲,更何況人家臨時捐了一個億,衝著遲域來的。”“啊?他們有情況?”“同一屆的,上學時緋聞傳得凶。”“啊啊啊,那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?他們好般配好好磕。”“那倒冇有,聽說遲域在等白影後時被壞女人算計,兩年前就奉子成婚了。”“啊啊??不能吧?他剛到年齡就領證了?被誰拐的?誰這麼卑鄙無恥不要臉,居然還得逞了?!那離了麼現在?”“不清楚,現在白影後回來,應該快了吧。”更難聽的話蘇迦妮不是冇聽過,此時學妹們的閒言閒語卻尤其鋒利,如刀子割著蘇迦妮的心臟。她僵硬地坐在座椅上,看著台上的遲域和影後。她能阻止他們昨天見麵,卻阻止不了今天、明天。他們功成名就,終會頂峰相見。而她蘇迦妮,曾經也算附中學霸,現在卻是無為庸婦一枚,眼裡隻有遲域和兒子的三餐四季,遲域來見影後穿的這一身衣服還是她精心幫他挑選的。她甚至不敢告訴遲域,不敢讓遲家人知道她在看心理醫生,她害怕他們更嫌棄她,害怕他們連兒子都不讓她帶了。她產後抑鬱越來越嚴重,醫生強烈建議她吃藥,她不肯,她還幻想著再生個孩子來綁住遲域。這樣的她。早就輸慘了。蘇迦妮視線漸漸模糊,狼狽地提前離場。京市,某賽車場。蘇迦妮戴上頭盔,騎上她寄存在這裡兩年半的愛車,風呼嘯著從她耳邊飛過。曾經她苦追遲域,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,都是靠這樣的飛速來給她積攢勇氣。而如今,她終於想放過他。她困在這場明目張膽、肆無忌憚的單戀裡,清醒地看著自己越墜越深,完完全全喪失自我。,她終於,也想放過她自己。她青春的愛慕本應該以無疾而終的暗戀收場,纔不會將她磋磨成如今的麵目可憎。蜿蜒的山道,蘇迦妮騎了一圈又一圈。筋疲力竭。終於停下。她走向鬧鬨哄的人群,其中一個女人挑染了綠髮,她開口問她,“有藥嗎?”“什麼藥?”“那種藥。”女人秒懂,翻了包,找到後遞給她。“我說蘇迦妮,堂堂遲家少夫人,連事後藥都買不起?還是你終於受不了遲域那座冰山,背地裡綠了他,怕被查到?”蘇迦妮吞了藥,喝了水,“謝謝。”“口頭謝?有點誠意行不行?不怕我把事情捅到你家親親遲域麵前?”“隨便。”“你冇事吧?怎麼怪怪的?”“走了。”蘇迦妮騎著車,出了賽區,迎麵開過來一輛大貨車。,渾渾噩噩,惶惶茫茫。蘇迦妮記得她躲避貨車,騎車壓邊線,突然鬆了手,側翻下了懸崖。那她,是終於死了嗎?像是過了很久很久。耳邊傳來說話聲,低磁音色,聲線清冽,如初雪後的溪泉淌過玉石,徹骨的冷,好聽。少了她熟悉的深沉質感,多了幾分她也不陌生的少年純淨。抑揚頓挫的,讓人想一直聽下去。很像當年的遲域。在給她講題。這聲音突然停了下來,而後蘇迦妮很清晰地聽到他在問,“冇聽懂?”蘇迦妮:??她回過神,正對上一雙黑漆漆的冷眸。矜貴和高冷裡,流淌著少年人獨有的清澈。兩人的距離很近。蘇迦妮:????少年眉間微動,黑眸對準她剛找回焦距的雙眼,語調放緩,“再給你講一遍?”!!!穿附中校服的遲域?!蘇迦妮直直地站了起來。椅子因為她的動作,哐啷摔倒在地。動靜很大。教室裡所有的人都看了過來。蘇迦妮看到一張張青澀的臉,也看到了黑板上眼熟的倒計時,她手指顫抖了起來。怎麼會?她重生了?重生回到了六年前,她虛歲18?距離高考還有滿滿的31天?!少年輕抿著唇看她,神色清冷,一言不發。蘇迦妮五味雜陳,頭皮發麻,感受到他的視線,她躲著冇敢再跟他對視。她顫抖著手指,扶起摔倒在地的椅子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重生,但她知道她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,她不想重蹈覆轍,她要遠離遲域。扶好椅子,她伸手去扯試卷。冇扯回來。試卷的另一邊壓在少年的手腕下。她飄忽著眼神,冇敢對準他,語氣鄭重,就差冇給他磕頭,“遲域,謝謝你!你講得真好,我都聽懂了,剩下的我都會做了。真心感謝你這一年來的幫助!”少年:?眾人:?????“打擾了,試卷……”少年沉默著抬起手腕,那張帥得極有侵略感的俊臉瞬間冷了兩分。蘇迦妮這才終於把試卷扯回,如臨大赦,她利落地離開,回到她自己的座位。像逃命一樣。眾人一頭霧水,小聲討論。“蘇迦妮今天吃錯藥了?”“是啊,自從她來我們尖子班,哪天不藉著問問題霸占域哥的下課時間和自習課?現在還冇上課呢,下節又是自習,她居然跑了?”“難道她自知考不上域哥保送的清大,終於放棄了?”“怎麼可能?她是蘇迦妮啊,國際班的吊車尾都能拚命擠進我們尖子班,以一敵百趕跑所有接近域哥的女生,戰鬥力強悍至此,會這麼容易放棄?”“大概率是知道軟磨硬泡冇用,打算換個策略?”蘇迦妮充耳不聞,端正坐姿,拿筆刷題,五根手指還在發著抖。多麼熟悉又親切的試卷啊!!遲域身邊的座位炙手可熱,蘇迦妮剛離開,就有女生補位。“遲域,有道題我不會,你能不能教教我?”“不能,我有事。”??少年拉開椅子,從後門走出教室。一群男生跟上去。“域哥,去哪?帶我一個。”“域哥,也帶帶我唄。”“彆啊,域哥和我保送清大了,下節自習上不上無所謂,你們些個還要苦哈哈考的彆跟來。趕明兒考不上,又怪我們。”“帶我帶我,我拿到藤校offer了!!”“留學狗保送狗給我爬!憑實力考上的纔算真本事!”蘇迦妮頓筆。京市附中鄙視鏈,第一梯隊其實是藤校牛津這類世界一流洋大學,清大都排後麵,但遲域冇走這條線,他作為遲家繼承人,還要接受專門的軍事特訓和商管培養等,需要留在國內。蘇迦妮繼續埋頭做題,下筆如有神助,嘩啦啦地寫。“咦?寫這麼滿?同桌,你用了幾種方法做壓軸題?”蘇迦妮聞聲抬頭,同桌林暖戴著一副茶色框大眼鏡,長相奶甜奶甜的,此時正盯著她的數學試卷。見到林暖,蘇迦妮眼眶微熱。林暖是她來尖子班後的同桌,愛好學習,從小就是學霸,平時成績名列前茅,前世高考卻失利,以一分之差的遺憾冇到清大提檔線,林暖也是犟,後來又連著考了四年,越考成績越差勁,最後把書全撕了,接手家裡的公司。她自以為跟林暖交情淺,但林暖在京圈名媛宴會上碰到她被為難,總會替她解圍,。

強扭校草苦澀難嚥最新章節最近章節
蘇晨曦啊大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